首頁>>學者訪談

感受中國,書寫中國 ——訪加拿大著名女作家李莎·卡爾杜齊

來源:《漢風》第一輯 作者:采訪人:李曉萌 時間:2021-01-11 17:30

李莎(Lisa Carducci)是加拿大著名的作家、詩人、翻譯家和油畫藝術家。早年曾就讀于蒙特利爾大學,獲文字學與語言學博士學位。她先后在加拿大和中國任教,并在中央電視臺海外中心任職6年,又于北京周報社和《中國與非洲》編輯部任職8年,完成了大量撰稿、翻譯等的工作,用樸實有趣的文字描述了中國人民的生活變化。
 
作為一位中國文化的體驗者,更是致力于溝通中西文化的使者,李莎至今用英語、法語和意大利語三種語言出版過68部小說、短篇故事、詩歌和散文,其中三分之二源于中國題材,并在多個國家發表。其代表作有《大若天下》《感受中國》《一個西方人眼中的中國》《這些寧夏人》《這些廣西人》《這些新疆人》《唐宋文選》等。而在業余時間,她更是積極參加公益活動,通過自己的力量資助青海、云南、西藏等少數民族地區的孩子完成中學、大學甚至研究生的學業由于李莎對中國做出的突出貢獻,她在2001年獲得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友誼獎”;2005年獲得《外國人永久居留證》;2006年憑借小說《旅行》和《雙黃蛋》分別獲得“第戎市出版獎”與“塞納河谷省出版獎”;2008年獲得“《狼圖騰》法語翻譯獎”。直至2015年,李莎榮獲中國政府頒發的“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該獎是國家新聞出版總署設立的一個政府獎項,旨在表彰在介紹中國、翻譯和出版中國圖書、促進中外文化交流等方面做出重大貢獻的外國翻譯家、作家和出版家。由此,我去了李莎在北京的家,對她就中西文化以及圖書翻譯、寫作等方面進行了采訪。不同于普通的問答式訪談,李莎通過侃侃而談的方式,講述了她在中國豐富多彩的生活經歷。

剛來到李莎的家中,我就感到了一股濃郁的生活氣息和藝術氣息。家中陳列雖不多,但樣樣精致。這其中就包含了她收藏的各式各樣的中式小茶壺,還有她曾在油畫展覽會上的繪畫作品。不一會兒,李莎就讓我在剛才看到的小茶壺中選擇了一個她用來沏茶,她拿起來說:“我平時就是這樣,都不用杯子,直接對著茶壺嘴兒喝。”正是在這樣一種輕松愉悅的氛圍下,我們開始了有趣的閑聊。對于能夠獲得“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李莎覺得很有意思,也很欣慰。她認為,不是得獎這個事情讓她感到開心,而是這個榮譽背后蘊藏的意義,讓她覺得自己曾經做的工作都是有價值的、有回報的。并且,這對于她未來教書、翻譯和寫作來說都大有裨益。而在“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之外,李莎認為自己曾經獲得的“友誼獎”與《外國人永久居住證》都十分重要。“正是由于中國政府覺得我做的工作是有必要的,是搭建中外文化溝通的橋梁,所以才頒發這些獎項給我。”李莎欣然地說。
1991年,李莎受邀前往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教書,這已是李莎第三次來到中國了。她說自己第一次的中國之行就是跟隨一個30人的旅游團,在一個月內,到11個城市走馬觀花地轉了一圈,但什么也沒有了解到。李莎興奮地說:“第一次來中國,我感覺中國的一切都是新鮮的,包括中國的顏色、事物以及中國人的說話方式等。所以,我一定要再回來,再次感受這個國家,感受中國人。”此后,1989年,為了完成其小說創作的中國部分,李莎還曾在北京語言大學住過3個月。兩年之后,李莎再次來到中國,這一來就是20多年。當我問她覺得自己的工作方式與中國人的工作方式有何不同時,李莎笑著說:“我們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都大有不同。我在中國的出版社工作時,我發現,大家都是語言學家,很注重字詞的推敲和使用,所以文章總是寫得規矩板正,甚至有些‘乏味’。但我不同,我是一位作家,我喜歡融入不同的采訪環境,以一種與人交流的方式進行訪談。因此,我的文章很有趣兒,也更貼近生活。”正是由于李莎與眾不同的采訪方式,使得每篇文章都如小說一般引人入勝,因而也博得了讀者的贊賞和認可。

2007年,李莎接到一個前往新疆的項目,歷時一個月,需要采訪50個人,這對于李莎來講是個不可多得且頗有意義的任務。李莎說:“我是個特別簡單的人,我不需要高級的客房、美味的餐飲,我只需要一張床、簡單的飯菜就可以了。我來這里主要是采訪新疆當地的人民,感受、融入他們的生活,而不是為了享受。”在新疆一個多月的時間里,李莎采訪了各式各樣的新疆人,有農民,有老師,有飯店老板,有手藝家等。李莎通常會細心地觀察他們家中的陳設,和他們一起吃飯、喝水甚至生活,從而了解他們的生活狀態以及心理活動,通過交流那些看似瑣碎的小事兒來感受他們的思想,挖掘他們身上的故事。我們今天看到的《這些新疆人》(These Wonderful People of Xinjiang)這本書就是李莎在訪問新疆之后完成的著作。該書先由李莎用英語、法語兩種語言撰寫,后又經人翻譯成了俄語和土耳其語。談及這本書的題目和內容時,李莎說:“其實這本書是一個系列中的一本,其余的還有《這些寧夏人》(These Wonderful People of Ningxia)和《這些廣西人》(These Wonderful People of Guangxi)。我之所以用‘wonderful’,是因為我覺得他們雖然是普通人,卻有著善良的秉性和豐富的個性。就像一位農民如果能把地種好,那么他也可以用‘wonderful’來形容。但是書名在翻譯成中文的時候缺少了‘wonderful’的含義,這是比較可惜的。”

不同于略有挑戰的工作,李莎在中國的生活可謂如魚得水,她好像完全摒棄了“老外”的身份,全身心地融入到了中國人的點點滴滴中。當然,能做到如此,李莎也經歷了很長一段從不解到了解的過程。李莎跟我講,有一年她過生日,邀請了幾位熟悉的學生和同事到家中小聚,但是沒想到,打開門的時候卻看到了十幾個人在外等候,齊刷刷地祝賀她生日快樂,嚇了她一大跳。更有的同學擔心家中沒有地方坐,還自己帶了凳子來。這讓李莎很是不解。她說:“我當時真的不明白,他們都是誰,我明明沒有邀請他們,他們為什么要來呢?而且,他們還全部來早了,我甚至還沒有換好衣服。”后來她才知道,原來在中國,身邊的人都會分享別人過生日的喜訊,而在知道熟人尤其是老師、長輩的生日后不來祝賀也是不禮貌的。與此同時,李莎也更加明白,中國人的很多禮節是在書本中學不到的,一定要親身體會才可以。她認為,盡管自己也可以在寫作和翻譯中感受中國文化,但是自己更樂意在生活中,在與人交談中感受中國文化。因為寫作和翻譯都來源于生活。一個不了解中國的人談論中國,那只能得出膚淺的結論,一個不了解中國生活的人來翻譯中國的著作,也只會誤導其他人。李莎表示,雖然她的漢語說得并不好,但是只要盡力,總會發現中國人最本真的生活樣貌的。

2011年,李莎在五洲傳播出版社出版了《在中國快樂地生活》(Living Happily in China)這本小冊子,目的就是希望那些來中國工作、旅行的外國人更加了解中國。書中并沒有官方的介紹與標準的對話學習,全部都是李莎親身經歷的在中國生活的感悟。李莎這樣說:“我來到中國,我就要做一個中國人,我要學習怎樣適應中國,而不是改變它。由于文化上的種種差異,很多外國人可能正在做不該做的事情,說不該說的話,這是不對的。我看到我的一些有錢的外國朋友們,他們既不出門,也不愿意主動和中國人交流。這不是生活,他們也不懂什么叫生活。但我恰恰相反,我最愿意和出租車司機聊天,與他們交流能讓我學到很多有意思的東西。因此,我想寫一本這樣的書,告訴外國人如何在中國更好地生活。”正是因為李莎總是積極主動地和中國人交流,努力地了解中國人的辦事方法,所以,她很快地成為她的外國朋友眼中的中國通。很多時候,她的外國朋友在中國遇到一些麻煩后,總會讓李莎幫忙與對方溝通,因為他們認為,李莎總是能理解中國人的行為方式,所以她總是能得到想要的結果。對此,李莎認真地解釋:“我曾經一度開始思考我的文化生活與宗教,我到底想要過什么樣的生活,我是否需要從頭開始。我是意大利裔加拿大人,那么我是否需要繼續保持我的意大利風格,或是加拿大風格,還是成為一個地道的中國人。我想,我一直是遵循自己的內心向前走的。我創造了一種新的文化,一種通過觀察中國文化來檢視自身母文化的文化方式。”在采訪過程中,我了解到,李莎的女兒一直生活在加拿大,她曾數次問過李莎為什么還不回加拿大。李莎的理由很簡單,那就是,她的心在中國,她還有很多未知的事物需要學習。李莎認為,中國跟加拿大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如果人們離開加拿大10年后再回去,是感受不到什么變化的,但人們若離開中國10年后再回去,那么看到的絕對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因此,她希望不斷地感受中國的成長和進步,繼續學習中國多元的文化。

李莎對于中國這片土地的熱愛不僅表現在主動學習和融入中國文化中,更是體現在她對于中國偏遠少數民族地區人民的關愛上。自2005年始,李莎就開始將在北京收集到的衣物送往青海藏族自治州,幫助當地的百姓過冬。不僅如此,她還通過自己的力量幫助云南迪慶藏族自治州的女生完成中學、大學甚至是碩士研究生的學業。李莎于2011年在五洲傳播出版社出版的《我的藏族女兒》(My Tibetan Daughter)中,就記錄了她在云南和青海這兩個地方與她的“藏族女兒”一起生活的故事。談及她的兩個“藏族女兒”,李莎開心地說:“她們一個是本科畢業,另一個是碩士畢業,并且都攻讀了醫學專業,現在也都是醫務工作者。她們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了想要的生活,我為她們感到驕傲。”李莎幸福的表情讓我深深地感受到,這個加拿大女人是用真心在感受中國的方方面面,包括它的進步與貧窮。而她的真心也得到了當地人民溫暖的回應。李莎帶我參觀她的書房時,我便發現,不同于很多學者氣派的大書架,李莎的書架可有趣得多。除了各種語言版本的著作外,書架上還擺放著各種民族頭飾與擺件。其中有一套蒙古族的服飾是當地人專門為李莎量身打造的。如此可見,當李莎將愛傳遞給他們時,他們也同樣在用自己的方式回饋李莎。

作為一個外國人,李莎對于中國少數民族的了解甚至多過很多中國人。她曾經4次前往新疆采訪,10多次到內蒙古了解當地的風土人情,與當地人同吃同住。她認為,中國地大物博,有很多值得觀賞和深入了解的民俗風光。但是,現如今,每當放假時,她發現很多中國人會選擇到國外度假。他們以為自己很了解國外,可是他們對于國外又有多少了解呢?“國外到底是哪兒?是美國、英國還是澳大利亞?在我的家鄉意大利,南部有吃羊肉的傳統,而北部卻一點兒羊肉都不沾。意大利這么小的國家,南北差異都如此明顯,更何況別的國家,更何況中國了。”李莎說,“我覺得中國人更應該多了解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民族。”李莎這一席話不禁讓我深有感觸。人們都想要了解自己國家以外的世界,也都會有意無意地向他人傳播本民族的文化,但是在這之前,是否應該先了解清楚本民族的文化內涵呢?

正如李莎來到中國一樣,她的每一次授課、講座、采訪都基于對各民族的深刻認知。同樣,當她將中國當作自己的第二個故鄉時,她也十分努力地去認識中國,愛護這片土地上需要幫助的人民。李莎雖擁有外國人的樣貌,卻不乏一顆真摯的中國心。她將自己視為中西文化交流的使者,用自己一生的時間熱愛著中國,并將繼續在這里生活下去。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半個世紀的中國研究——訪澳大利亞漢

    馬克林(Colin Mackerras)教授是澳大利亞著名漢學家,早年畢業于墨爾本大學,后獲英國

亚洲爱爱无码专区_亚洲啊色av网站_亚洲の无码热の综合_亚洲の无码 国产の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