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學者訪談>>

艾朗諾:緣何再寫中國文學史?

作為海外漢學家,我們讀書很慢,我們知道的東西比你們中國國內學者少多了,但我們有一點好處在于:我們是站在外面看一個東西,跟你們站在里面看,角度不一樣,我們提供旁觀者的視角。

孫康宜教授訪談錄

孫康宜教授是著名的華裔漢學家,此文是對她的最近訪談錄。孫教授將其從學經歷、研究路徑和心路歷程在不長的對話中一一呈現,展示出大家的風采。尤其她對西方學術的判斷和宗教情懷的肯定,昭示一個學者應有的人文姿態和精神關懷,以及對中西文化所特有的公允、平和的見識。

專訪瑞士著名漢學家勝雅律教授

  今年64歲的勝雅律是瑞士乃至歐洲著名的漢學家和法學家,他自1975年到北京大學留學后,就再也沒有中斷過與中國的緊密聯系,因此中國的改革開放對他來說如同親歷。

對話漢學大家史景遷

史景遷的英文名字叫JONATHAN SPENCE,在西方世界他是極其知名的關於中國歷史的學者,只要與中國問題有一些關係的研究者,沒有人不知道他,也沒有人不尊敬他,有人曾經將他喻為中國歷史研究中的畢家索。

“讀《左傳》不如讀《紅旗》?”—專訪羅多弼

羅多弼1947年生人,屬豬,今年是他的本命年。因為是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的學生,在“世界漢學大會2007”上,羅多弼是各路媒體爭相采訪的對象。但很多人不知道,羅多弼跟中國文學最深的淵源其實是他寫于1980年的博士論文:《1928一1929年期間中國無產階級文學的爭論》,此后,他的研究領域轉向中國思想史。

羅多弼談瑞典漢學傳統

到高本漢的高徒馬悅然,瑞典漢學的范圍擴大到了文學,馬悅然的學生羅多弼教授又將這一范圍擴大到社會和意識形態。他在復旦大學文史研究院訪問時接受了筆者的采訪,梳理了瑞典漢學的脈絡和發展。

岡村繁:結緣漢學八十載

岡村繁是中日學界公認的當代日本漢學大家,1922年7月出生于日本滋賀縣,1944年入讀廣島文理學科大學文學學科漢文學專業,師從著名漢學家斯波六郎教授,畢業后留校任教。大學期間,在斯波六郎指導下,岡村繁深受日本“京都學派”嚴謹學風和中國清代乾嘉學者遺風的熏陶,打下了扎實的漢學基礎。

金文京先生訪談錄

金文京先生,韓國籍,1952年3月出生于日本東京,1974年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文學部本科畢業;1976年京都大學大學院中國語言文學專業碩士畢業;1979年京都大學大學院中國語言文學專業博士課程修了?,F為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教授、韓國成均館大學兼職教授、日本中國學會評議員、日本東方學會評議員、日本道教學會理事、(日本)中國社會文化學會理事等。

兩主編談《劍橋中國文學史》

1906年出版的竇士鏞《歷朝文學史》是如今發現的最早的國人書寫的中國文學史,但英國人翟理思(Herbert Allen Giles)所著《中國文學史》于1901年出版,更早竇氏5年。從左至右依次為:(英)翟理思《中國文學史》、(日)吉川幸次郎《中國文學史》、胡適《白話文學史》、(日)前野直彬《中國文學史》。

町田三郎:漢學研究就是對日本的研究

早在兩千多年前,中國文學作品中就已經普遍用白色這一色調來描繪月光,但類似的描述在十九世紀后才逐漸出現在西方的文學作品中。這種東方式的審美和想象正是中國文化的精髓之所在,也是中、日、韓等漢字圈國家共同擁有的寶貴財富。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周大新、謝赫訪談錄:文學翻譯是譯者

    近日,中國文化譯研網(CCTSS)會員、埃及漢學家謝赫最新翻譯的阿拉伯語版《21大廈》

亚洲爱爱无码专区_亚洲啊色av网站_亚洲の无码热の综合_亚洲の无码 国产の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