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學者風采

勝雅律

來源:譯研網 作者:時間:2013-02-18 20:45


——訪瑞士漢學家勝雅律教授

勝雅律教授是歐洲著名的漢學家,幾十年來,他不僅從事漢語教學,而且還撰寫出版了大量有關中國法律制度的書籍。他的《智謀》一書被翻譯成十幾種文字,成為西方許多政治家、企業家的必讀之物。自從上世紀70年代末在中國留

學至今,他無時無刻不在關注中國的發展,尤其是法制建設的發展變化?!案母镩_放使中國法制建設日趨完善?!弊鳛橹袊母镩_放三十年的親歷者和見證人,日前,勝雅律在他的家鄉瑞士耐沙泰爾市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勝雅律開始接觸漢語是在高中時代。一次他隨父母到朋友家做客,偶然在朋友家的書架上發現了一本《漢語會話文法》,馬上就被神奇的漢字所吸引,決心學習漢語??忌咸K黎世大學法律系后,勝雅律“為了在枯燥的法律條文之外豐富自己的學業”而開始學習漢語。為了與所學的專業相結合,勝雅律在大學的圖書館尋找有關中國法律方面的書籍,但沒有找到一本。由此,勝雅律萌發了研究中國法律的想法,撰寫了一篇關于中國法家的學術論文,并以《傳統中國買賣合同專題研究》的博士論文畢業。這是瑞士第一篇關于中國法律的博士論文。

從1971年到1977年,勝雅律先后在臺灣、東京和北京游學。不論在臺灣還是在北京,勝雅律堅持和中國同學同吃同住同學習,使他的漢語水平以及中國法治史和中國思想史研究“比翼齊飛”。1975年,勝雅律獲得到北京深造的機會。當時,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進入后期,他在北大跟著同學們看大字報,到農村“開門辦學”,深入了解中國社會。勝雅律系統地學習了中國歷史,研究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正因為如此,勝雅律自稱“對當時中國還是比較了解的”。

1976年打倒“四人幫”之后,勝雅律就感覺到中國開始發生著積極的變化,而當時,許多極左的外國留學生并不贊成中國改革開放,認為中國在“變修”。勝雅律以學者的嚴謹態度繼續關注中國的發展變化,繼續研究鄧小平在不同歷史階段的講話,認為中國并沒有“變色”,鄧小平理論將成為中國未來發展的基礎。

作為法律學家,勝雅律三句不離本行,從法律角度分析中國的變化。他舉例說,在北大期間跟同學到農村搞“開門辦學”,當他向當地村干部提問“中國近二十年來法律發揮了什么樣的角色”問題時,引起哄堂大笑。仿佛這個問題過于離譜,法律跟中國人沒有關系,說明當時中國人缺乏對法律的基本認識。1977年7月,勝雅律在《光明日報》上看到一篇國務院公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計量管理條例(試行)》。勝雅律通過親身的“感性認識和判斷”,在瑞士《新蘇黎世報》發表了題為《文化大革命后的第一個法規》的文章,以“新的條例很可能預兆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制建設的一個新的開端”作為結束。這篇文章在當時西方法律界引起強烈反響。事實證明勝雅律的判斷是正確的。

勝雅律談道,改革開放之前的北京大學法律系屬于“保密單位”,法律系同學不能與外國人接觸,而現在不僅北大法律系成為最大的系之一,而且在中國很多高等學府都設有法律系。勝雅律回憶說,當時,只有得到允許的中國人才能和外國人接觸,到中國同學家拜訪都非常難,人們很少提個人的觀點,而現在沒有任何限制,中國人享受著充分的自由。隨著中國法制建設的進一步深入,人權越來越成為人們談論的話題,中國不僅制定出各項法律、法規,而且積極開展與國外在人權領域的對話與合作,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積極參與和討論各項保障人權的問題。聯合國通過的眾多人權條約和條款都與中國的努力有直接關系。中國還將“保障人權”寫入《憲法》。這是一個巨大的轉變和飛躍。法律的觀念已經深入人心,中國正在走向法治社會。

自1977年離開中國后,勝雅律幾乎每年都訪問中國,參加學術研討會,拜訪新友故交,親身見證了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來的發展與變化。實踐證明,勝雅律當時的分析是完全正確的。隨著對中國法律研究的深入,勝雅律以“全顧學”為理論,在研究中國法律的同時,將視野拓展到《中國三十六計》和中國《謀略》。他認為,計謀和謀略有著本質的不同,前者講求短期效應,而后者則立足于長遠。中國人講究謀略,看待問題和設計規劃具有長遠的戰略眼光。改革開放三十年,中國走上了正確的軌道。中國人的思維越來越活躍,越來越開放。中國政府倡導建設和諧社會,說明社會在進步,在發展。(光明日報駐日內瓦記者 劉軍)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半個世紀的中國研究——訪澳大利亞漢

    馬克林(Colin Mackerras)教授是澳大利亞著名漢學家,早年畢業于墨爾本大學,后獲英國

亚洲爱爱无码专区_亚洲啊色av网站_亚洲の无码热の综合_亚洲の无码 国产の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