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翻譯與傳播

中國武俠小說在越南的翻譯與傳播

來源:《漢風》第一輯 作者:[越南]阮竹荃 時間:2021-02-01 15:52

摘要:中國武俠小說作為大眾文學特有的類型之一,經過漫長的發展歷程與無數風雨坎坷,不僅日臻成熟,受到了讀者廣泛的喜愛,而且通過紙質文本、影視作品、網絡等各種途徑傳播到了世界各國。在越南,中國武俠小說的傳播可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20世紀初至1954年,第二個階段是1954~1975年,第三個階段是1990年至今。本文主要探討中國武俠小說在越南的譯介情況。
 
中國武俠小說是中國文學中通俗文學的一大類別。武俠小說以讀者喜愛的故事、人物、主題深深地打動著讀者,其生動的敘事與通俗的語言,也很容易為普通的讀者所接受。武俠小說中的民間英雄形象與小說透露出來的邪不勝正的思想,使讀者在閱讀過程中能夠感受到無窮的愉悅。
在越南,由于歷史、政治、社會等原因,20世紀前并不存在武俠小說這一文學類型。根據目前本人收集到的資料,越南譯版的中國武俠小說到20世紀初才出現。之后,中國武俠小說大量地被翻譯成越南語,傳入越南,在越南得以廣泛傳播,進而影響到越南武俠小說的創作。
本文旨在追述、評介在越南的中國武俠小說,闡釋它在越南的傳播及其翻譯情況,為中越比較文學研究提供一點資料,為探索中越文化交流規律提供一個實例。
 

一  第一階段:傳播初期(20世紀初至1954年)

兩次《西貢條約》簽訂后,越南徹底淪為法國殖民地。為了同化越南,法國文化強勢輸入。為了更有效地傳播這種殖民文化,殖民者也嘗試著將原有的越南語進行拼音化改造。然而在初期,畢竟存在著語言上的隔閡,拼音文字的推廣并不順利。在此之前,雖然拼音文字在越南也有使用,但范圍特別狹窄,僅限于在傳教士中流行,比如翻譯經書等。當時的朝廷對西方傳教也有抵觸的情緒,因此拼音文字曾多次被朝廷下令禁止使用,這也與民間對之的排斥相一致,使得拼音文字在越南的主流文化中根本沒有立足之地。與此不同,漢語漢字則由于在越南已經有兩千年左右的歷史,有著深厚的民眾基礎。漢字被越南人稱為“圣賢字”,“喃字”也是按照“圣賢字”而造的,這兩種文字是越南人用來書寫和記錄本民族歷史和文化的最重要的載體。因此,當法國殖民者大力推廣拼音文字之時,便出現了兩種文化與兩種文字的沖突。
法國殖民者認識到,要想在越南境內推行拼音文字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因此便決定采取移花接木的方式,借助漢字文化來推行拼音文字,其最重要的手段便是翻譯中國古典小說。如法國館員利拉雅(Liraye)認為“人們將不再反抗使用拉丁字母,若用安南語言翻譯漢文經典著作”。 正是在這樣的思想影響下,從1901年8月1日起在報刊上開出現了《三國志俗譯》的連載。雖然直到目前,學界對譯者是誰的問題尚有存疑,但主流觀念仍認為該作品的翻譯者是阮正鐵。此后,《農古民談》接著連載了《聊齋志異》《今古奇觀》《包公奇案》等譯著。從此,中國古典小說的越南讀者不再局限于受過漢學教育的儒士階層,而是擴大到掌握國語文字的各階層人士中。短時間內,大批中國古典小說在越南得以翻譯,而中國武俠小說也是在這一聲浪中被引入到越南的。這樣一來,原意只是為培養越南民眾對字母文字的感情,卻無意中已掀起了中國小說在越南的翻譯熱,同時也使中國武俠小說第一次以文本形式在越南得以廣泛傳播。
1905~1910年間,不少中國神奇或武俠英雄等類型的小說已被譯出。阮安姜、阮正鐵以及陳風色被《婦女新文》報刊稱之為“南圻大名鼎鼎譯俠”。尤其是陳風色,五年內即翻譯了25部中國小說,如《羅通掃北》《五虎平西》《英雄鬧三門街》《乾隆下江南》《風劍春秋》《江湖女俠》《后漢三合寶劍》等。該階段的代表性譯者有阮正鐵、陳風色、阮安姜、阮安居、丁文斗、陳友光、黃志富等,他們都精通漢學與國語文字,且擔任各家報社主編或副主編職位。1920~1930年,城市人口迅速增加,印刷業也愈趨發達,這也導致武俠小說的翻譯數量大大增加。這一時期中國武俠小說最為著名的譯者是李玉興,是華人。雖然至今未能找到關于此人的資料,可通過其筆名,可確定其為中國人。自1927~1941年,他前后翻譯了16部武俠小說。此外,還有中北新文報(創刊于1913年)的記者阮杜木(1866~約1948),從1922年推出第一部譯著,前后12年共有10部譯作出版。
據有關人士統計,自1905~1954年,共有214部中國原著被翻譯為越南文字, 160名譯者從事中國小說翻譯,所涉版本共有361個,這也包括因找不到原先譯本需要重新翻譯的以及經修訂之后再版的。這些作品的出版數量少則1000冊,多則3000冊,一般會很快售罄,而武俠小說的再版在當時也是習以為常的事。
中國小說翻譯熱潮發展到頂峰后,由于譯事泛濫,良莠混雜,無論是對原著內容的選擇還是翻譯的質量均呈失控之勢,而僅僅依靠對異文化作品的翻譯,也難以滿足越南民眾的需求。也正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越南的作家決定親自投身小說的創作,從而引起了越南文壇的一次新變。許多之前從事中國、法國文學翻譯的譯者,經過翻譯作品已積累了不少的經驗,此時則開始創作自己的文學作品。1920年,在南方,阮正鐵創作了被學界評價為生氣勃勃、多彩多色、豐富多樣的《俠侶》,這也是越南國語文學第一部武俠小說?!秱b侶》一經問世,便受到讀者的熱烈歡迎,并在這部作品的引導下掀起了武俠小說創作的浪潮。此后,大批越南武俠小說涌上了市場,這段時間的武俠作品主要以冊、卷等形式得以出版與發行。當時,比較受歡迎的是葉秋的《蝶蓮紅》,共5集,其中第一集發行數量為1000冊,第二到第五集發行數量都是2000冊。還有無名的《祭登科先生》、玉心的《峨眉武俠》、永真子的《血海柳村》、張明正的《飛龍演義》以及司蘭的《紅蓮劍術》等。在越南武俠小說出版的初始階段,每一冊都很薄,大概有50頁。到了20世紀40年代,武俠小說才開始以長篇小說形式出版,每一冊約有200頁。例如葉秋的《平風首領》,1940年出版,達到240頁;海平的《紅龍劍客》,1938年出版,也有255頁。越南國語文學初期的作家,大部分都是從翻譯轉行而來的,因而創作出來的武俠小說也或多或少與原著有相近之處。
受到南方文壇小說創作,特別是武俠小說的創作的感染,越南北方作家也創作了一系列越南武俠小說作品,例如《紅龍俠客》《山東俠客》《蓬萊俠客》《神眼》《森林之花》《碧娥復仇》《黎姮復仇的決心》《飛刀》《白燕者》等,這些小說也都是成冊發行的,每冊由一張日報疊成16頁厚,售價為2~3分錢,人們為此將此類小說稱為“3分小說”。 當時很多作家都模仿他們翻譯的中國武俠小說來創作自己的武俠作品。其中,北方文壇著名的偵探小說作家范高鞏所采取的模仿方式就很特別,比如他的武俠作品都是以 “中國武俠小說越南語譯著”的名義出版發行的。他創作的《江東三峽》、《武雄杰》以及《六劍童》都被讀者誤以為是中國武俠小說的譯著,但有趣的是這些“冒牌貨”比真品還要暢銷。
在此階段,越南國語文學正值萌芽與形成時期,因此作家只是憑感覺和讀者的喜好來決定寫作,未能確立起獨有的創作理念或形成確定的文學趣味,而這一時期的文學批評也只屬于預熱狀態。從某種意義上看,這種散漫的狀態,也使得該期的文學創作在題材與類型上都顯得十分蕪雜,其中武俠小說占據了非常大的比重。但由于南北圻的讀者有著不同的閱讀愛好,自1922年以后,北圻作家便開始把目光投向對中國悲劇以及愛情浪漫小說的引入,并加以“模創”,以迎合新生代的青年,特別是當時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階層的心理。南方文學的主要服務對象則仍是普通的平民勞動者階層,由此使中國偵探小說、動作小說尤其是一般意義上的武俠小說等成為這一地區最主要的流傳文體。
從該階段越南文學發展的情況可知,外國文學翻譯對萌芽與形成時期的越南文學創作與閱讀起著重要的作用。翻譯為作家們認識、了解和吸收東西方古今文學、文學流派等提供了重要的前提條件,中國文學的引入當然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很多作家都是借助翻譯來了解外國文學,進而通過模仿進入相對獨立的創作,通過對原作的改寫而創作出自己更為成熟的越南語作品。另一方面,翻譯作品也漸漸改變了讀者的審美習慣。20世紀初期興盛的越南翻譯之風,不僅把法國與中國文學名著譯介到了越南,而且還為隨后出現的越南本土文學包括武俠小說創作奠定了牢固的基礎。在越南現當代文學中,我們是可以明顯地察知中國文學、法國文學等對之的影響的,當然,這一切都是以國語字為載體的。
從中可以看到的另一現象是,對中國小說,包括武俠小說在內的翻譯,其出發點原是為促進國語文字的使用,推動國語文字的傳播與接受。但是在其推行過程中,卻為中國小說的大規模傳播提供了重要的契機,從而在中國小說與越南廣大讀者之間架構起了一座開闊的津梁,確立了中國小說在越南讀者心中的地位,使其成為越南讀者精神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然而,1945年后,由于南北兩方政治上的對立,導致北方的文學脫離了原來的軌道,而南北兩方各自的文學也在諸多方面產生了巨大的分化,并對越南現當代文學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二  第二階段:南方——中國武俠傳播的盛期(1954~1975年)

1954年,越南南北社會走向不同的發展道路。北方在共產黨領導下,全黨全民進入重建社會、進入社會主義的發展階段,南方則陷入美國援助的吳氏家族獨裁統治階段。正因如此,南北兩方的文學趨向大不相同。在此期間,越南由法國殖民時期的3個地區——北圻、中圻、南圻——被強行劃分為北方和南方。根據當時的日內瓦協議,以17度線、9號公路稍北為軍事分界線,越軍在線北集結,法軍在線南集結。原已計劃在1956年7月內越南舉行全國自由選舉,以實現越南在民主基礎上的統一,但后來由于美國的失言,這一計劃夭折,而越南終被分割成了南北兩大地區。
政治上的分裂也導致南北兩方在各方面上都出現了分化,文學也不例外。自1945年獨立后,北方文學在政府的支持下,一方面無限制地大力支持學界對以中國、蘇聯為主的國外精英文學的翻譯與研究;另一方面則從特定的意識形態原則出發,認為資本主義、封建主義文化包括諸如中國武俠、言情、偵探等小說是有害于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也無利于民眾(尤其是年輕人)對社會的認識、政治思想覺悟的提高,因此對包括武俠小說在內的各種翻譯及出版下了禁行令。相反,中國現代精英文學的譯介與研究工作卻是零障礙地、一路暢通無阻地在越南全方位地展開。1948年7月,在越南舉行的全國文化大會上,越共中央提出了建立越南新文化的民族、科學、大眾的三大方針,要求在大力開展民族文化尤其是勞動群眾的文化的同時,加強借鑒蘇聯、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文化的經驗。在第二屆全國文代會上,越南民主共和國總書記長征就強調了學習、借鑒世界先進文藝的重要性:“關于近現代文學,要學習社會主義文學。首先要研究兄弟各國(指社會主義國家)文藝,因為這是人類新時代的文藝、是創造出前所未有的寶貴文藝。蘇聯、中國以及其他社會主義國家文藝經過的途徑將給我們提供許多寶貴的經驗。我們應該了解社會主義國家文藝的理論、思想內容及藝術形式。”因此,譯介包括中國進步文學在內的世界先進文學是北方文學工作者的首要工作。大體統計起來,這一時期出版的譯作單行本(不含發表在雜志上的單篇譯文)有百余種,有突出貢獻的翻譯家有十多位,他們是鄧臺梅、張政、胡浪、潘奎、簡芝、黎春武、陶武、黃忠通、南珍、潘文閣等。這一時期,這些翻譯家為越南北方帶來了許多高質量的越譯中國現代文學作品。
南方則不同。1954年南方先是演變為親美的南越共和吳氏家族獨裁政權,后來發生軍變,吳氏家族被推翻,政局動蕩、社會秩序陷入一片混亂之中,人心恐慌,人們失去了對生活的信心與希望,這使得文學尤其是小說的閱讀往往成了他們逃避現實生活的方式之一。1954年以前,南方文學存在著譯著與著作兩大文學作品類型。其中,所翻譯的中國文學作品多半是武俠、艷情、偵探、愛情等小說。與此同時,由于翻譯成越南語的中國武俠小說深受讀者歡迎,譯者們也開始自己執筆,創作越南的武俠小說。在一個較短的時期內,越南本土武俠小說曾一度風靡,讀者對之的喜歡程度甚至超過譯作。 但1954之后,隨著大量的中國港臺武俠小說被引進到西貢,使得原本已占了上風的越南武俠小說再也沒有容身之處。
1954~1975年,短短20多年的時間,金庸、古龍、梁羽生、臥龍生、諸葛青云等中國港臺武俠小說作家的作品大量地譯入西貢,不僅很大程度上影響了讀者的文學趣味,而且對整個西貢文壇以及報社、出版社等媒介機構產生了很大的沖擊。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為止,筆者未能找到中國大陸同一時間段的武俠小說在西貢傳播的痕跡。因此,可以推測,這段時間,西貢所傳播的武俠小說都來自中國港臺。
最早譯介到西貢的是金庸武俠小說。1960年以前,西貢幾家出版社曾出版過幾部被描述為“中華奇情武俠小說”的越語譯著,可是沒標注出原著作家。此類小說內容、情節較為簡單,每本約有400頁,常以邪不壓正為結局。大約在1959~1960年間,《民愿日報》連載名為《藍衣女俠》的中國武俠小說(作者不明),讀者開始明顯表現出對此類作品的興趣。另一部名為《呂美娘》的小說也非常受讀者的歡迎,由此再次掀起“中國武俠小說閱讀”的熱潮。1960年,徐慶豐(T? Khánh Ph?ng,明鄉人)翻譯了金庸的《碧血劍》并在《同奈日報》上連載。隨后,《民越日報》也連載了肥徒(?? M?p)的譯作《射雕英雄》(原著為的《射雕英雄傳》)、《新報日報》登載了武才陸(Võ Tài L?c)與海鷗子(H?i Âu T?)合譯的《神雕大俠》(原著為《神雕俠侶》),從此西貢的“中國武俠”時代真正來臨了。1963年,西貢的一家出版社出版了共兩集的《獨霸群雄》(原著為金庸的《白馬嘯西風》),譯者是三魁(Tam Khôi)。同一年三魁還翻譯了《小英雄胡斐》,其原著為金庸的《飛狐外傳》,1964年又推出《雪山飛狐》的越語版。1964年,光明之路出版社出版《屠龍女俠》,即金庸原著《倚天屠龍記》,一共14冊,每冊約有400頁。
這段時間的武俠小說翻譯者均出身于書香世家,因此他們的譯作相當到位,再加上作品本身的魅力,變化無窮的情節,使其獲得極高的人氣,深受讀者的歡迎。當時,南方讀者只要提到武俠小說,第一時間想到的一定是金庸武俠。因此,當時有一種很普遍的說法,就是武俠小說“非金庸莫屬也”。 由于語言的障礙,大部分的南方讀者不能直接閱讀金庸小說原著,因此翻譯在其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在南方傳播的也幾乎都是譯著。
金庸作品最重要的譯者非寒江燕莫屬。寒江燕先生是金庸小說在西貢得以廣泛傳播的最重要人物之一。他原為中學教授,漢語知識深厚,從殖民地時期開始從事翻譯工作,專門為法國殖民政府教育部翻譯書籍。他從1965年起開始翻譯金庸作品,1967年,香港《明報》連載《笑傲江湖》時,寒先生便聯系金庸,并得到授權。于是,越南與香港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推出《笑傲江湖》。在此期間,西貢共有44家報社,其中就有12家訂購了寒先生的金庸作品譯作。每到新一期出版之時,金庸手稿往往會從香港連夜空運到西貢。阮文尋先生(寒江燕先生當時的秘書)在武德海星的《金庸小說與越南讀者》曾發文述及:“寒先生私宅在棋盤。每天早晨,各家日報的職員早已在客房等著。寒先生在書房,用完咖啡,便翻起《明報》來,開始翻譯工作,我就坐在一旁做筆記。當時,12張偏薄的書寫紙每隔一張又墊上了一張復寫紙,用力地寫。只有這樣才能復制20多張厚的寫稿。因此,那些報社職工誰先到就先得(上面的),誰要是來晚了,只好拿下面的,下面旳稿件當然沒有上面的清楚,他們只好邊看邊猜了。所以各家報社所連載的也有可能不一樣。”當時民間流傳著“無金庸不賣報”的說法,因此可以說,在當時整個西貢的報社幾乎全靠金庸小說以及寒江燕的譯著來維持銷量。每逢臺風,飛往西貢的香港航班均被取消,于是既沒有了金庸的原稿,也沒有了寒江燕的譯稿,報社只好暫停連載,連載一停,銷量就暴跌了。
就在金庸作品轟轟烈烈地影響著整個西貢社會之時,大約20世紀60年代中葉,古龍的作品也被引進到西貢。與金庸作品相比,當時的古龍武俠小說在越南的傳播并不是很順利,主要有兩個重要原因,第一,這一時期古龍剛出道,因此其作品的影響力根本不能與金庸小說相比。雖然金庸、古龍的創作特點完全不同,但畢竟當時的古龍作品還不是古龍成名后的著作,而且金庸小說先入為主,令古龍的作品望塵莫及。再者,因為金庸作品的翻譯隊伍實力雄厚,雖然并非完美無瑕,但還是遠勝于古龍作品的翻譯者。盡管如此,古龍武俠小說也很受讀者的歡迎,尤其是當古龍所作《絕代雙驕》被譯介到西貢后,也引起了讀者的很大關注。隨后,古龍作《楚留香傳奇》第一部以及《風云第一刀》(越語譯著為《龍虎風云》)也在譯至越南后受到廣大讀者的青睞。梁羽生是梁、金、古三人中最早出道、最早出名,卻最晚被譯介到越南的。即便譯介的時間最晚,梁羽生的作品依然被西貢讀者追捧。梁羽生的《白發魔女》、《七劍下天山》以及《萍蹤俠影》雖多次再版發行但仍然暢銷。同一時期,中國其他作家的作品也紛紛涌入西貢市場,大有獨霸南方文壇之勢,出版家、翻譯家以及讀者都圍繞著中國武俠小說轉。雖然其他的文學類型也不至于被“消滅”,但也只是配角而已。
除了梁、金、古三大作家的作品,中國港臺其他作者的武俠小說也被大量譯介過來。據阮友哲在其書中的統計,當時有5家出版社出版了臥龍生的5部作品,其中一部共有2000頁厚。此外,起碼有6家出版社出版諸葛青云的約10部作品,其中,《四海群雄》有1300頁,《奪紅旗》約有1500頁。古龍作品共有11部約40集,加起來約有13000頁。最為突出的是金庸小說的出版數量,其中《屠龍女俠》(即金庸作《倚天屠龍記》)有6集共2370頁、《六脈神劍》(原作《天龍八部》)有8集共2820頁,而《笑傲江湖》竟有15集共3000頁。阮友哲也指出,隨著中國武俠小說的引進,翻譯隊伍也隨之而壯大。如徐青云、徐慶豐兄弟,蒼蘭,潘璟中,寒江燕,芳草,邱文,楊軍,群玉,老山人,田中子以及呂飛卿等均是其中的佼佼者。如潘璟中至少翻譯了6位作家的10部作品,在五家出版社出版這些譯作。而蒼蘭在短短4年內(1969~1973年)即翻譯了5位作家的62部武俠小說,并在5家出版社出版。寒江燕則翻譯了25部武俠小說,分別在5家出版社出版,其中,金庸小說的譯作便達14部,102集,約2.5萬頁。1966年由忠誠出版社出版的寒江燕所翻譯的《屠龍女俠》則讓當時西貢各階層讀者都愛不釋手。
當時的西貢,武俠小說的讀者沒有男女老少貴賤之分,不但廣大市民、青年學生和有點文化的農民喜歡讀,而且連許多文化程度很高的專業人員、政府官員、教授、科學研究者也愛讀,甚至出家人也同樣喜歡看武俠小說,以至于有駐外大使吩咐下屬從越南運出一大箱金庸小說以便其在他鄉亦能享受閱讀金庸之樂。此外,還有具有很高的文學鑒賞眼光和專業知識水準的專家、學者們也會興趣勃勃地研讀金庸小說,阮維政(Nguy?n Duy Chính)在其所撰《我為何翻譯金庸小說》中,提到“……連裴降(Bùi Giáng)也翻譯臥龍生的武俠小說……”,可見,對西貢讀者而言,武俠小說亦是人們生活的一部分。
這段時間的中國武俠小說主要是以報刊連載以及書籍出版兩種形式傳播。關于這點,黎川(那個時代的作家)在他的回憶錄《南方1975年前的連載小說》中即談到,1975年以前,西貢有兩種小說出版方式,一種是書籍出版,另一種是每天的報刊連載。如前所述,約在1930年,報刊上已經出現了連載小說類型。1945年之后,連載小說對報刊的發行具有更為重要的影響。在西貢,好的連載小說會受到很多讀者的追捧,大部分讀者是因為報刊上的連載小說而選擇購買某一家報社的報刊。這樣,即使其他專欄內容與別的報刊基本無異,也可以使報刊的銷售利潤得以保證。也就是說,暢銷的連載小說保障了報刊的銷售量,報社老板也因此賺得盆滿缽滿。
20世紀50年代,西貢報刊連載小說的主要讀者群是家庭主婦。當時,西貢城內與其他城市相比治安良好,安寧指數最高。男人是家庭主要勞動力,他所能賺到的錢足夠養活全家,因此一般家庭的女主人不工作。她們做完家務后有很多閑暇時間,因此都特別喜歡看報刊上的連載小說。她們是連載小說的忠誠粉絲,而且也非常愿意花錢買登載她們喜歡看的連載小說的報刊。據統計,當時有50%買報紙的人是家庭主婦,而她們的興趣主要集中于連載小說,因此,報刊是否暢銷往往取決于是否與這些家庭主婦的閱讀興趣相投合。主婦們最愛看的主要還是那些門不當戶不對但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愛情故事。與女性的興趣有別,閱讀的另一半即男性讀者最愛看的就是報刊上連載的武俠小說了。這個閱讀趨向一直被保留著,而各家報社也一直以這一規律來安排自己的版面。直到中國武俠小說在西貢的出現,最終將以上所陳述的閱讀取向以及報社對連載小說的選擇完全顛覆了。1963年之前,西貢只有9家報社,到1963年12月份,全西貢有44家報社,而沒有一家報社不連載武俠小說的。1972年,西貢所有報社都有武俠小說專欄,其中包括了連載中國武俠小說和武俠翻譯者或作家對武俠小說的評論。
1954~1972年間,由于中國武俠小說占絕對的優勢,因此越南本土武俠小說的創作發展得特別緩慢。值得注意的是,這個階段的越南武俠小說之創作不是因為讀者已厭倦了中國武俠小說的譯著,而是為了彌補讀者對中國武俠小說的閱讀需求。由于當時中國武俠小說不可撼動的地位,越南作家多半以模仿中國武俠小說為主要創作手段。例如當時出名的武俠小說翻譯家夢平山,他的作品以原著故事的結尾作為線索和背景,用巧妙、生動的寫作手法把自己的故事寫作成類似于原著的續書。這種以假亂真的獨特構思手段使得讀者難辨真假,通常都把其當真。其代表作《古劍奇書》《葉家劍》《黑騎草寇》《紅旗飛揚》等均深深地吸引著每一位讀者,讓讀者癡迷。后世學者常稱他為“越南武俠野史小說開創者”。此外,還有李佛山的武俠小說也特別受讀者歡迎。李佛山也是當時中國武俠小說的著名翻譯家,他原來負責《前線日報》武俠小說點評專欄。長期與武俠小說的故事情節和人物接觸,并進行琢磨與研究,讓李佛山產生了創作的興趣。于是他親自執起筆來開始了其文學創作的生涯。值得注意的是,李佛山的作品在很多方面明顯呈現出金庸小說中人物形象的印跡,比如其所撰《龍虎爭雄》中的德州,因奇遇而修成“十力指禪”,此指法能發出劍氣。而德州的劍氣與《天龍八部》中段譽的六脈神劍一樣時靈時不靈。再者,李佛山越南武俠世界中也存在著丐幫,盡管與金庸筆下的丐幫相比,二者的幫會條規等并不一樣??傊?,這一時期的越南武俠小說創作雖未能完全脫離模仿中國武俠小說的取向,可是在某種程度上已出現了不少創新之處。如李佛山后來的武俠小說,結構清晰、語言樸素、流暢生動,作者以禪學及佛學為思想支撐,均勻、婉轉地把武俠與歷史結合在一起。作者用小說特有的形式和語言引領讀者的想象力,把握歷史的脈搏,并巧妙地引入真實歷史人物,增加了讀者對書中角色的親切感,使得武俠形象更為本土化,這顯然是個可喜的改變。

三    第三階段:1990年至今

1975年,越南統一,北方政府在南方實施了社會主義政策。鑒于南方文化過去存在的自由化、“不良化”傾向,統一后的政府徹底禁止了之前南方報社連載的所有小說類型,甚至那些曾經批判、排斥社會主義的作家還要坐牢接受教育與改造,以使他們接受、認可社會主義的原則與政策。換句話說,南方在美國侵略時期的所有被讀者歡迎、接受、喜愛的讀物基本上全被越南新政府禁止,其中當然也包括武俠小說。武俠小說的翻譯、創作從此不復存在。
1986年,越南實施改革開放政策,對文學創作的態度也有所轉變。同一年,已故的總書記阮文玲宣布給文學“解綁”,逐漸允許南方1975年前的各種多樣化的文學品種存在。隨著越南國內文壇風氣的改變,武俠小說亦以新的面貌回歸越南文壇。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時期的中國武俠小說,包括金庸、古龍等的作品都被各家出版社爭相買下版權。與此同時,1975年后武俠小說所遭到的批判和排斥似乎也頓時煙消云散,讀者和武俠小說之間的前期遇到的坎兒,雖因歷史因素而形成,但至此也隨新的時代的到來而被重新填平,越南社會開始全方位地接受武俠小說——這一被讀者喜聞樂見的文學形式。
1990年后,胡志明市的一些私人出版社開始籌劃再版1975年以前出版的文學作品,其中不少便是武俠小說。
1998年4月30日,《勞動者日報》刊載了關于其近期內重譯、再版過去曾經出版的中國武俠小說的投資項目的消息。該報領導翠全先生表示,他們很重視此項目,因此不僅在人力、物力等方面做了細密的策劃,愿意投入大量的金額,而且對譯者的要求也特別嚴格。同年5月,西貢《市場報》上報道了記者采訪懷英與武德海星兩位文學家的內容,其中,兩位作家都一致認為:“應該考慮重印武俠小說,尤其是有藝術價值的(……)當《勞動者日報》的同事們刊載翠全先生的意見時,我們就意識到,武俠小說重回越南是千真萬確的事。” 1994年,金庸《射雕英雄傳》的譯本在越南問世,這也是政府允許中國武俠小說重新傳播后第一部得以出版的作品,出版者是越南青年出版社,在越南具有很好的信譽,因此《射雕英雄傳》一經面世,便獲得了熱烈的追捧。從那時候開始,中國武俠小說在越南的出版與發行便步入正軌,越來越成氣候。各家大規模、信譽度特別好的出版社逐漸參與這一出版活動之中。不僅如此,為了滿足青少年的閱讀需求,在出版《三國演義》、《水滸傳》以及《西游記》等中國經典作品漫畫版的同時,多家出版社還推出了金庸的武俠小說漫畫版。據筆者所收集到的資料,從2000年由同奈出版社出版的《天龍八部》開始,如今已有4家出版社先后出版了《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笑傲江湖》《天龍八部》《倚天屠龍記》《俠客行》《鹿鼎記》等作品的漫畫版。漫畫版武俠小說雖不像其他作品形式那般膾炙人口,但卻大大地擴大了金庸小說的讀者群。武俠小說漫畫版的主要讀者為青少年,他們的理解能力當然還未達到可以理解大部頭的武俠小說內容的水平,因此,通過漫畫版來進行“閱讀”便是他們最佳的選擇。
南方出版社前后已與古龍家人和金庸本人聯系并達成授權協議,買下了金庸和古龍的所有作品出版權,隨后聘請專業的、職業的翻譯家進行翻譯。據統計,金庸的小說再版次數最多,其次是古龍。目前越南已有超過7家權威出版社對此類小說策劃了大規模的翻譯、出版計劃。“武俠五大作家”的作品,如古龍的《流星蝴蝶劍》《無情劍客多情劍》、金庸的《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梁羽生的《俠骨丹心》已被翻譯出版并多次再版。與1975年以前那段時期相比,這一時期的武俠小說從翻譯到出版都有了很大的改變。各家出版社對翻譯家的要求特別高,一些過去的翻譯家因翻譯的作品與原著內容不一致而被解雇。同時,隨著印刷技術的提高,出版的作品也更為精致了,在版式等方面很吸引人。據南方文化公司2003年6月25日所提供的數據,僅僅10天,金庸和古龍小說的銷售量就達到了6000冊,這些會說話的數據讓我們更清楚地看到越南文壇所掀起的這股空前的中國武俠小說熱。 
 
從中國武俠小說傳播到越南算起,經歷了100多年的時間,如今中國武俠小說在越南所留下的足跡、影響無處不在,甚至可以毫不猶豫地肯定,中國武俠小說不僅是越南文壇出現的重要現象,還是越南文化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對越南社會思想與文化文學建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目前,金庸、古龍作品幾乎已經全部被譯成越南語并多次再版。此外,梁羽生、臥龍生、陳青云、溫瑞安、黃易以及中國新時代武俠小說作家小椴、蕭鼎、鳳歌、步非煙、蒼月的作品也已陸續譯介到越南,并掀起了一次次的武俠熱。然而,從中越兩國學界研究而言,這一現象則從未得到學界的真正關注,兩國學者均不曾有專門針對中國現代武俠小說在越南譯介、傳播、影響等方面的系統研究,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也正為此,筆者認為有必要加強對中國武俠小說在越南譯介、傳播與影響歷程的研究,尤其是從中探究這一文化移植過程中所包含的政治、社會等含義,它對于總結和借鑒中越文化交流史和譯介文學史等,均具重要的意義和價值。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半個世紀的中國研究——訪澳大利亞漢

    馬克林(Colin Mackerras)教授是澳大利亞著名漢學家,早年畢業于墨爾本大學,后獲英國

翁公又大又粗挺进了我㊣在线观看av片永久免费㊣两个人高清在线观看www㊣人妻aⅴ中文字幕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