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資訊頭條

《九成宮醴泉銘》出版

來源:譯研網 作者:時間:2018-11-01 09:14

  唐太宗的事兒,魏征的詞兒,歐陽詢的字兒,上海圖書館館藏國家一級文物《九成宮醴泉銘》近日由上海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該版本是根據上海圖書館藏國家一級文物仿真精印而成的珍藏本。10月29日,上海人民出版社在上海圖書館舉行了新書首發座談會。



  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長王為松與上海圖書館館長陳超共同為新書首發揭幕,并代表上海人民出版社向上海圖書館贈書

  九成宮原名仁壽宮,是隋朝開國皇帝楊堅的離宮,后由唐太宗李世民修繕和擴建,號稱“大唐第一離宮”。因李世民在此發現泉水,魏征撰文記述,歐陽詢手書,鐫刻成碑,即成《九成宮醴泉銘》,史稱“三絕”碑,即唐太宗的事兒,魏征的詞兒,歐陽詢的字兒。



《九成宮醴泉銘》碑原碑

  作為唐代大書法家歐陽詢的代表作,《九成宮醴泉銘》不僅為歷代書法大家所推崇,還特別適合初學者臨習,故千百年來代代相傳,是公認的“楷書第一帖”。


  上海圖書館藏本的傳奇經歷


  《九成宮醴泉銘》的唐代拓本早已佚失,現存世者以宋代拓本最為珍稀,價值連城,在2016年的北京匡時十周年秋拍會上,一冊宋拓《九成宮醴泉銘》拍出了1725萬元的天價。其舊藏者便是民國大收藏家龔心釗。



  民國大收藏家龔心釗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在上海圖書館里,還深藏有一冊也是他舊藏的宋拓《九成宮醴泉銘》,且知名度遠高于前者,它就是大名鼎鼎、失落已久的“黨崇雅舊藏宋裝本”。此本字口豐實飽滿,裝裱一流,完好地保持了宋代碑帖的原始面貌,極具書法欣賞價值,可謂宋本中的珍本,因此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然而1961年入藏上海圖書館后,塵封數十年,幾被遺忘,在近年的整理中才被重新發現。


  《九成宮醴泉銘》封面

  據說其二次面世的經歷十分傳奇,首先引起工作人員注意的并非碑帖本身,而是外袋上的收購價:5060元!要知道,上海圖書館的鎮館之寶,海內孤本、宋拓《郁孤臺法帖》(也是龔心釗的舊藏)的購買價僅1800元,傳世孤本、宋拓《許真人井銘》購入價不過800元。1961年,3000元可以買下上海石庫門房子一個門牌號,相當于大家所熟悉的中共一大會址樓上樓下再加一個天井。

  此本不僅遞藏有序,且歷代藏家皆身份顯赫,有明末清初時的三朝宰相黨崇雅,有清道光年間的兵部尚書初彭齡,更有清嘉慶年間的內閣大學士翁方綱。1934年,經北京慶云堂碑帖鋪老板張彥生介紹,現代收藏大家龔心釗以六千大洋購得,這在當時絕對是一筆超級巨款!

  當時,龔氏傾其所有依然不夠,還給張彥生寫下了一張欠條。付清后他將欠條附在此本碑帖中,以志紀念。在碑帖結尾,他還別出心裁地貼上了自己的照片與收藏印記,得意與珍愛之情溢于言表。

  可欣賞,可臨摹,更可珍藏

  目前書店里各種《九成宮醴泉銘》很多,但皆為臨摹習字之用,故用紙、開本、裝幀均與原本相差十萬八千里,不具備收藏價值。且許多碑帖所據底本并非宋拓,其中的字難免有涂描和修飾,已失歐公原貌。


  《九成宮醴泉銘》外盒

  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長王為松表示:“做一冊真正集欣賞、收藏、臨摹于一體的《九成宮醴泉銘》,這就是我們的初心。底本自然非上海圖書館這本血統純正、從未出版過的國家一級文物莫屬了。于是,上海圖書館和上海人民出版社決定以仿真精印的形式,將其首次公開出版,原汁原味地再現這一上圖鎮館之寶的風采?!?/span>


  《九成宮醴泉銘》內頁

  上海人民出版社根據原紙特性,挑選了國內外多種相近特性的紙張,經多次打樣,反復比較、調整,最終選定 并定造了特種紙張。在印制上,上海人民出版社選擇與12次問鼎美國班尼獎(被譽為全球印刷界的“奧斯卡”獎)的雅昌印務合作,仿真精印,使原帖風貌得以精準再現。

  “我們還選擇以中國傳統錦綾作為函套的面料,并選取《九成宮醴泉銘》中的書法,特為本書編織而成,可謂獨一無二。千百年來,歐公楷書被以各種形式表現過,但將其織入面料,恐怕還是頭一回,”王為松說,《九成宮醴泉銘》作為國家一級文物,上圖的鎮館之寶,平時就是專家學者也難見一面。為使讀者能近距離觀賞相關細節,上海人民出版社此次特地拍攝了相關高清照片及視頻并配音,以二維碼形式印在精心設計制作的說明冊中,供讀者欣賞。

  本書限量印行,此次通過眾籌網獨家首發200套簽名珍藏版,每套均附編號收藏證書,上有上海圖書館館長和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長的親筆簽名。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半個世紀的中國研究——訪澳大利亞漢

    馬克林(Colin Mackerras)教授是澳大利亞著名漢學家,早年畢業于墨爾本大學,后獲英國

亚洲爱爱无码专区_亚洲啊色av网站_亚洲の无码热の综合_亚洲の无码 国产の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