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資訊頭條

“儒學與中華傳統文化外譯”座談會成功召開

來源:北京語言大學 作者:王立倩 時間:2021-10-16 08:58

10月15日下午,由國際儒學聯合會、北京語言大學、尼山世界儒學中心主辦,中國文化譯研網(CCTSS)、尼山世界儒學中心國際交流部承辦的“儒學與中華傳統文化外譯”座談會在山東省曲阜市尼山順利舉辦。




 
座談會由尼山世界儒學中心副主任劉廷善主持,國際儒學聯合會國際聯絡委員會主任孫建華,北京語言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常務副院長、中國文化譯研網(CCTSS)國家工程負責人徐寶鋒,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山東省泰山學者、中國孔子研究院特聘專家溫海明,山東省翻譯協會秘書長姜迪,曲阜師范大學翻譯學院教授、韓國安東大學原孔子學院中方院長潘麗麗,濟南大學外語學院副教授祁偉,尼山世界儒學中心副研究員、尼山學者路則權等學者出席,與研習營14個國家的青年漢學學者們共同交流探討了儒學與中華傳統文化外譯相關情況。
本次座談會圍繞“中外翻譯實踐中遇到的問題與經驗分享”及“中國作品外譯內容選擇與受眾反饋”兩大議題展開討論。在會上營員們談到諸多翻譯實踐中遇到的困難。與會專家學者和各國學員展開了深入交流和熱烈討論。
翻譯等于背叛
來自土耳其的王成明認為,我們必須承認翻譯的前提是背叛。翻譯會受到譯者的價值取向、個人信仰等因素的影響,沒有絕對客觀的翻譯。所以導致同一個讀者在閱讀同一本中國抽象作品的不同譯本,會出現新的理解,甚至會推翻之前的認識的情況。中國能接受世界,世界也需要接受中國,譯者在翻譯時需要對中國的抽象概念做好標注,盡可能做到客觀清晰。

 
比翻譯經典更重要的是解釋經典
來自突尼斯的瓦利德和來自烏克蘭的克秀莎認為,在翻譯中國經典時,需要明確作品的受眾群面。中國經典對于研究中國的漢學家和專家來說,相對更容易接受一點。而在面對普通非高知受眾時,我們更應該注重翻譯中國學者所著的相關經典解讀的著作。



 
外譯作品不應失去其本身的文化意義
來自埃及的穆成功認為,在埃及《論語》等經典著作的譯本中,出現了很多文化和哲學性因素的丟失,會失去很多文化意義。因此我們在中國經典作品外譯的過程中,既要考慮到外國文化和外國環境的問題,又要最大限度地保留中國文化的因素。

 
翻譯中國不僅是借助語言,更是要借助經驗
北京語言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常務副院長、中國文化譯研網(CCTSS)國家工程負責人徐寶鋒提出海外翻譯中國的三個關鍵詞:DISCOVER CHINA,UNDERSTAND CHINA,EXPRESS CHINA。中國不是一種語言,中國是一種文明,翻譯中國不是借助語言,是借助于翻譯家關于中國的豐富經驗。大家應當在了解中國的基礎上,去理解中國。在理解中國的基礎上,去講述中國。

 
哲學的翻譯是一個再創造的過程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山東省泰山學者、中國孔子研究院特聘專家溫海明教授認為,中國經典當中的抽象概念翻譯問題是儒學與中國傳統文化外譯的時需考慮的最核心的問題。中國傳統經典核心概念具有巨大的生命力和張力,不同的抽象概念在不同的語言環境當中會有不同的變化內涵和外延邊界,哲學的翻譯既是在做詮釋又是在做新的創造。

 
用“譯寫”代替“翻譯”
山東省翻譯協會秘書長姜迪認為,翻譯是一種工具,它不產生思想,只是兩種思想的搬運工。作品外譯的本地化過程還需要譯者在對作品進行充分理解后,用本土化語言進行再創作。中國的唐詩宋詞這些經典,很多都是不可譯的,我們在傳播時,應注意傳播的是詞句背后的文化和思想,而不是某個具體的句子。

 
中國經典的外譯需要雙方合作
曲阜師范大學翻譯學院教授、韓國安東大學原孔子學院中方院長潘麗麗認為,在經典外譯的過程中,如何把作品中正確的原文理解透并準確地表達出去,需要譯者和原語國家的專家一起學習和研討,需要雙方譯者都具有強烈的責任感。做儒學經典外譯必須合作,必須經過非常多的校審,必須和原語國家的專家學者一起合作。

 
翻譯既是孤獨的工作,又是需要交流的工作
濟南大學外語學院副教授祁偉認為,翻譯是個孤獨的工作。但是同時也是一個特別需要交流的工作。本次研習營活動的意義也在于此。我們中國有句俗話叫老革命遇到新問題,任何一個譯者永遠都會遇到自己不熟悉的領域,都會遇到新的問題?,F在我們可以借助網絡,借助工具來查找信息,也可以利用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來解決我們翻譯工作時遇見的問題。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半個世紀的中國研究——訪澳大利亞漢

    馬克林(Colin Mackerras)教授是澳大利亞著名漢學家,早年畢業于墨爾本大學,后獲英國

翁公又大又粗挺进了我㊣在线观看av片永久免费㊣两个人高清在线观看www㊣人妻aⅴ中文字幕无码